调解能手的传奇故事

时间:2014-03-31 15:25:21   来源:
分享到:
重症监护室里,一名女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旁边心电图上的白色线条缓慢微弱地起伏着,发出“嘀嘀,嘀嘀”的声音。病床边,满头白发的母亲抽泣着,轻声地呼唤着。女儿出车祸后,她已经这样不分日夜地呼唤了十几天。

“钰玺,醒醒,钰玺……”

 重症监护室里,一名女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旁边心电图上的白色线条缓慢微弱地起伏着,发出“嘀嘀,嘀嘀”的声音。病床边,满头白发的母亲抽泣着,轻声地呼唤着。女儿出车祸后,她已经这样不分日夜地呼唤了十几天。

 “钰玺~钰玺,别坐在路边了,我有车,我带你,跟我一起走吧。”

 “我不走,我还有好多案子没办呢,案子没办完,我哪也不去!”

 四起离婚案 半天调结了

 病床上的女子叫魏钰玺,是河南省鲁山县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长。弯弯的眉毛,高鼻梁,外表清瘦秀丽的魏钰玺是鲁山法院最有名的调解能手,这里盛传着她一上午调结四起离婚案的故事。

 那是去年3月,魏钰玺刚从民三庭调到民二庭任副庭长。整理案卷时,她发现几起离婚案已经起诉到法院两三个月了,当务之急是如何尽快把这些纠纷化解掉。魏钰玺仔细阅卷后,一个个拨通当事人的电话,询问情况,和当事人一起抽丝剥茧地分析引起纠纷的原因。渐渐地,魏钰玺的心中有了数。

 婚姻的事常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为什么不让这些“当局者”也做一回“旁观者”呢?

 3月10日,魏钰玺把这四对请求离婚的当事人都叫到了法院。

 一时间,调解室里吵闹声、哭泣声乱作一团。

 “大家都静静,今天叫大家来就是解决问题的,一个一个来,小王,你先说说,都怀孕六七个月了,有多大的事非得离婚不可?”魏钰玺说完,大家安静了下来,这才注意到调解室里竟还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俺俩矛盾太多了,没感情了,过不下去了。”小王低着头,抹着眼泪说。

 “你都怀孕了,怎么可能没感情?你俩的矛盾究竟在哪?说具体点,举个例子,大家都在,咱们一块给你评评理。”魏钰玺说。

 “俺婆婆一直看不上我,上次俺爸来看我,她当着俺爸的面骂我,俺爸气不过,说了她两句,小胡上来就给俺爸吵,还打了俺爸……”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没打他,只不过不小心碰着他了……”小胡也一肚子委屈。

 “年轻人,你们这点事儿也犯得着离婚?马上有孩子了,离了婚孩子咋办……”听了两人的情况,坐在一旁的当事人扬大姐忍不住劝道。

 大家跟着你一句我一句地劝了起来。

 “你们还年轻,多想想将来,将来再婚就没有问题了?我们俩是再婚的,都这么大把年纪了,现在孩子非让我们离,不然就和我断绝关系……”提起自己的伤心事,张老伯忍不住掉起了泪。

 “怎么可以这样?做儿女的,得为老人多考虑考虑……”大家又把矛头对向了老人的子女。

 就这样,你劝我、我劝你,一个上午过去了。四对夫妻拿着调解书走出了调解室。

 “那天本来是钰玺去调解的,结果变成四对夫妻互相调解了。”民二庭庭长赵德国说,“一上午,三对夫妻调解和好,一对夫妻调解离婚。钰玺做调解,不服不行!”

 三年办案335起

 调解结案334件

 说魏钰玺是调解能手,下面的这组数据是最强有力的证明:2009年,魏钰玺办理案件99件,调解结案98件;2010年办理案件145件,调解结案145件;2011年办理案件91件,调解结案91件。三年里,判决结案仅1件!

 如此惊人的调解率,魏钰玺是如何做到的?记者在鲁山法院听到的几个故事,或许可以让大家对其中奥秘领略一二。

 国家南水北调工程征用了辛集乡某村的耕地。向农民发放补偿后,村里对土地进行了重新分配。一些农民对分配结果不服,将村委告上了法庭。仔细阅卷后,魏钰玺找到了一名曾担任过村干部的原告老潘。“大叔,你家可不错呀,房子盖得多漂亮,你几个孩子呀?”

 “俺俩儿子,都给(在)北京呢!”

 “那你有福气呀。一看你都是有涵养的人,教子有方,听说你还当过村干部呢?”魏钰玺和老潘聊了起来。

 “那是,我那时候可有威望,管的比现在好多了。”

 “真是有本事的人,俩儿子给你寄不少钱吧?你肯定也不在乎那块地的收成,就是争口气。你看这样中不,我去找村长,让他把他家的责任田跟你换换,把你的面子拾起来。说成了,这事就结了,你再发挥你的威望,帮我给起诉的那几家村民说说,调解调解。”

 “那可中,你要能说成,剩下的事交给我了!”

 告别了老潘,魏钰玺又来到村长赵东辉家。

 “现在农村的事可不好管呀,没有几手,村长这活可干不来。”魏钰玺给赵东辉戴起了高帽。

 “那可不是!俺家还办了个沙场呢。”

 “真是不容易!不过你看,咱这儿这么多案子,村民还说要上访,将来乡里要知道了肯定要找你谈话,说你没本事没管好,所以这事咱得赶快想办法控制住呀……”

 一来二去,村长同意换地,几起纠纷随之化解了。

 “是矛盾,就有一个结,找到了这个结,问题就好解决了。”魏钰玺说。

 这是一起涉及在监人员的离婚案。被告小张因盗窃、抢劫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2009年冬,妻子小李不堪生活重压,来法院起诉离婚。

 魏钰玺到小李家了解情况:小李身体不好,丈夫出事后,她一人带着7岁的儿子,靠四处打工为生,生活非常困难。其实,小张入狱前,两人感情已经破裂,小李已经两次提出离婚。

 魏钰玺看到了小李眼里的恐惧,这一次,她决定调离。

 “你不用怕,我会尽量说服他。不过,他是家里的独子,两位老人年纪大了,需要人照顾……”

 “你放心,离婚了,我还回去看老人,他们有啥事,我去照顾他们。”善良的小李一口答应。

 几天后,魏钰玺准备去南阳监狱调解这起离婚案。临行前,她对小李千叮咛万嘱咐:“不管多大的气,都忍一忍,见了面对他态度好一点,他已经觉得被社会遗弃了,咱们一定要感化他,让他同情你。天冷了,有没有他需要的衣服给他带过去,再给他点钱,让他在里边改善改善生活。他很久没见儿子了吧?把孩子带上让他见见……”

 拿到妻子带来的棉服和亲手为他做的鞋垫,见到三年没见的儿子,小张的眼泪哗的流了下来。魏钰玺向小张介绍了小李和孩子的艰难生活。

 “别说了,我同意离婚。”小张泣不成声。

 临走时,小李往小张手中塞了500元钱,小张说什么也不肯收:“你也不容易,留着给自己买件衣服吧。”

 “基层法院处理的多半是离婚、民间借贷等案件,这些案件如果判决,不仅会彻底伤了双方感情,还牵涉到执行。”魏钰玺告诉记者,“调解就不一样了,标的不大的案件,当场就能兑现,案结事了,当事人省时省力,也避免了一场官司一世仇的情况。”

 “什么案子都能调,就是交通事故案,涉及到保险公司,那算没门!”中午休息,几名法官围着饭桌边吃边聊。

 “那可不一定!”听到他们的谈话,坐在旁边桌上的魏钰玺走过来,自信地说。她向同事们讲述了不久前办理的一起案件:

 2010年,李清杏等乘坐的一辆运营车与宗超驾驶的车辆相撞,7名乘客不同程度受伤。9月27日,7人将肇事车主和中国人保鲁山支公司一并告上法庭。

 “我们公司从来不调解,你下判决吧,我好向公司交代。”保险公司法律顾问熊惠丽态度强硬。

 “你看这样行吗?知道你很忙,你也别来回跑了,这类案件都有明确标准,我先做做原告工作,和他们算出个数,你看合适,咱们就调……”

 魏钰玺和7名原告一笔一笔算赔偿,不时的和熊惠丽电话沟通确认,算完后制作了调解笔录让原告先签字。魏钰玺拿着原告签了字的调解笔录找到熊惠丽,让她一项一项看,发现问题再和原告电话沟通。然后,魏钰玺又拿着修改过的调解笔录找原告签字确认。几个回合后,熊惠丽在调解笔录上签了字。

 “魏法官,我真服了你了!”拿到调解书时熊惠丽说。

 当然,调解能手也有调解不了的案件,那是2009年,一起女儿状告继父房屋买卖案件,当事人坚持不同意调解,魏钰玺只能依法判决。这起案子也成了魏钰玺一直耿耿于怀的遗憾。

 那一份忠诚 救了她一命

 “嘀嘀,嘀嘀……”心电图上的线条规律地起伏着。

 “我还有案子没办……星期一来调解……”病床上的魏钰玺微弱的声音呢喃着。

 “闺女呀!别想案子了,你都这样了,就不能歇几天?”病床旁的老母亲泣不成声,“你快点醒醒吧,你把妈给急死了!”

 鲜花摆满了整个病房,蔓延到了走廊。前来看望魏钰玺的同事、当事人和亲友们也都悄悄的低头擦泪。

 “钰玺是个工作狂,不过她怪争气,俺也可骄傲。”魏钰玺的母亲擦了擦眼角的泪,“可多当事人都来看她,有从深圳来的,有从郑州来的,还有从台湾专门飞回来看她的。他们掉着泪说‘俺姐可好呀,对俺可好’。”

 “每天都有人来给俺讲钰玺对他咋好咋好,俺也可欣慰。”钰玺的母亲说,“医生都没见过那么多花,问俺,‘她是不是市长的妞呀’。”

 8月14日,星期日,2011年平顶山最热的一天。刚在河南省法官学院上完“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问题与审理”课程的魏钰玺和8名同事乘坐一辆金杯警车往鲁山赶。第二天,她约了一起离婚案件的当事人来法院调解。

 距离鲁山只有不到30公里了,突然左后胎爆胎,警车旋转了180度,侧翻在了高速公路上,几名正在讨论一起交通事故赔偿案的法官被甩了出去。三名法官当场死亡。

 被送到鲁山医院时,魏钰玺全身8处骨折,内脏多处损伤,并出现瞳孔放大,血压消失,医生紧急治疗后,连夜把她送到了平顶山市人民医院。

 第13天,魏钰玺醒了。

 “这是哪?我的案子还没调完呢。”魏钰玺醒来的第一句话,在场的人全都哭了。

 “昏迷的时候,好几次,我梦到自己坐在高速公路上,当时和我同车的同事朱新正走过来说‘钰玺,别坐在路边了,我有车,我带你,跟我一起走吧。’我对他说‘我不走,我还有好多案子没办呢,案子没办完,我哪也不去!’”回忆那段经历,魏钰玺的表情仍有些恍惚,“后来,别人跟我说,朱新正车祸当场就死了。”

 是对审判事业的那份忠诚和牵挂救了她一命,把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鲁山法院的法官们都这么说。

 “她昏迷的那些天,我一有空就去看她。”鲁山法院院长罗国恩说,“有好几次我都听到她迷迷糊糊地还在说什么‘案子调解了’。”

 苏醒后,医生为她做了手术,在几处骨折处打上了钢板。手术后没几天,她让书记员把案件登记表带到医院,一个一个地交代案件情况,下一步该怎么调解。

 “也怪了,车祸后她的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刚给她说一句话她就不记得了,可是对案子,哪个案子找过哪些当事人,说到啥程度,她记得清楚得很。”赵德国说。

 经过3个多月的治疗,11月29日,魏钰玺不顾医生的反对,固执地出院了。

 “医生说我3个月可以用双拐慢慢走,再2个月可以用单拐,在这之前不许我下床。”魏钰玺说,“我觉得不用那么长时间我就能好。没到三个月,我就趁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下床站一会,虽然第二天会全身疼,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会好起来。”魏钰玺不时地重复着这句话。

 “我算着日子,到第三个月那天,我下床,没有用拐棍,自己慢慢走了起来。”魏钰玺的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医生都惊呆了,觉得不可思议,最后只好解释说我比较瘦,碎裂的盆骨可以承受。”

 那时候,身高一米六三的魏钰玺,体重只有43公斤。

 出院的第二天,魏钰玺上班了。

 “她一上班就来我办公室要案子。”赵德国回忆,“出院的第5天,她就开始调解了。”

 “我从来没觉得调解是件辛苦的事,绝大多数调解过程都是轻松愉快的。”魏钰玺说,“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我一直认为,只有调解,才是最完美的结案方式。”

 本报记者 陈 冰 本报通讯员 李永超

2月24日,忙碌的一天

“钰玺,我有个案子,不好调,我把当事人叫到法院了,他们马上就到,你有空没?帮我调解一下吧?”

 2月24日早晨上班路上,魏钰玺接到了中汤法庭庭长范江浩的电话。她爽快地答应了。

 到了法院,当事人已经来了。“这是一起离婚案件,双方都同意离婚,就是对房子和一些财产争执不下。”范江浩一边介绍案情,一边把起诉书等材料递给魏钰玺。

 魏钰玺接过材料,把男方小王和他的父亲叫到了旁边的一间办公室:“来,听听你们的意见,这事你们到底啥想法?”

 “这婚可以离,但房子绝对不能给她!总不能让我们人财两空!”小王的父亲语气强硬。

 “房子当初是你们两家共同买的,你如果要房子就得给对方钱,你能拿多少?”魏钰玺问。

 “3万,一分不多。”

 魏钰玺来到原告小李这边:“你这姑娘这么漂亮,将来肯定不会在下汤镇那小地方,咱要这房子也没有用,还不如拿点钱,得个自由身……”

 “我们也不是非要房子不可,可当初买房我们拿了6万,现在房子也升值了,他至少得给我们8万!”小李还没开口,母亲先说了。

 魏钰玺又来到小王父子所在的办公室劝了起来。

 吹捧法、激将法都用上了,两间办公室,往返了几十趟,魏钰玺苦口婆心的讨价还价。

 眼看已经中午12点多了,双方的态度逐渐缓和下来,最终达成协议:房子归小王所有,小王补偿小李4.5万元。小王和父亲回家拿钱去了。

 “俺都是老实人,真正的良民,这是第一次和法院打交道,以前想着法官都可严肃,过来一句话都把俺震住了,啥也不敢说了,没想到魏庭长这么谦和,这么有耐心,一上午几十趟,可平和的给俺说事。”小李的姨妈燕欣感慨不已。

 小李的母亲把魏钰玺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那家人太不地道,俺妞人可好了,你要是有合适的,帮俺妞介绍介绍呗。”

 魏钰玺笑着点了点头。

 当事人走后,魏钰玺捂着左胯走到沙发前坐下,喝了口水。“车祸之后不能久坐也不能走太多路,坐久了或者走多了,还是会疼。”魏钰玺无奈地叹了口气。

 中午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魏钰玺收拾了一下卷宗准备找一起劳务纠纷的当事人送达,顺路看看去年调和的那对小夫妻,小王和小胡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喂,徐老板,我是鲁山法院的魏法官,殷怀志起诉你欠他1538元的工资,我们现在找你送达,你在家吗……”上了警车,魏钰玺就开始打电话。

 “我雇他给我沙场看门,东西都给我看丢了,还问我要工资!”

 “这是两回事,两个法律关系,你徐老板也是做大生意的人,还在乎这点小钱?”魏钰玺已经开始调解了。

 一路上,魏钰玺一会儿给徐老板打打电话,一会儿又在电话里劝劝殷怀志。时而诉诉法官的辛苦,时而夸夸对方的明理,半个多小时后,警车在小胡家附近停了下来。

 见到魏钰玺,小王抱着孩子高高兴兴地迎了上来:“姐,你咋才来呢?快屋里坐会,我给你弄点东西吃。”

 “不用忙,我来这边办案,正好过来看看,你俩现在咋样了?”

 “可好了,多亏了姐,你看俺孩都这么大了。”

 看到两人现在如此和睦,魏钰玺放心了,准备告辞。小王赶紧拦住了她:“姐别走,小胡一会就回来,他一定要见见你。”

 “不了,还有事呢,你俩好好过我就放心了,下次再来看你。”说着,魏钰玺上了车。

 刚走出没多远,小胡的电话追了过来:“姐,既然来了,一定得见见你,我就在鲁平大道边等着你,见不到你我就不走!”

 放下电话,魏钰玺又拨通了殷怀志的手机:“我给他说了这么半天了,还是你好沟通,咱再让点,赶紧把这事解决了,你也不用往法院跑了,你只要同意,我让他立马拿钱……”

 “哎哟,你真是不容易,看在你的面上,你说啥就是啥吧!”

 警车在路边停下,小胡已经等在那里。“姐,真是谢谢你,为我的事没少操心,你给俺说的道理俺都记住了,晚上来家里吃饭吧,我都没有好好谢你。”小胡激动地说。

 “不了,还有可多事呢。你呀,人可善良,就是脾气不好,以后好好对你媳妇,多好的闺女呀,可不敢给弄丢喽。”

 小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你先忙,这两三天吧,我一定去看你。”

 警车继续前行,魏钰玺又接着打电话调解,终于,双方在1100元这个数字上达成了一致。

 在一个驾校外的路边,魏钰玺见到了殷怀志。

 “你就是魏法官吧?真好呀,这么耐心。”见了魏钰玺,殷怀志激动得有点不知说什么好了。

 魏钰玺拿出材料趴在车尾上填起了送达通知书和调解笔录:“都说好了,他在平顶山,我晚一点过去,让他直接把钱给我,你星期一来法院拿钱吧。”

 “你真好呀,这立案才4天,就给我解决了。像你这样的法官上高院、上最高法院咱都没意见,全国法官都跟你样就好了!”殷怀志一边在文书上签字一边说,“给共产党好好干,改天我去找你们院长好好夸夸你,这么好的法官。”

 天色渐晚,告别了殷怀志,魏钰玺乘着警车向平顶山驶去……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10038

版权声明:

一、凡本网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河南法制报社和平安河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平安河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网未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平安河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