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四河同治指挥部“默许”施工方非法盗采河石资源!

时间:2020-09-10 15:22:56   来源:
分享到:
河南法制报记者 陈军 2020年4月份以来,洛阳“四河同治”涧河段一工区总包方江苏中南建筑产业集团(以下简称“中南建筑”),在无任何手续和批文的情况下,大肆非法盗采河道内的优质鹅卵石及河砂等国有矿产资源,用于工程施工。一方面造成了国有矿产资源的流失,另一方面污染了河水水质、破坏了原始地

河南法制报记者 陈军 2020年4月份以来,洛阳“四河同治”涧河段一工区总包方江苏中南建筑产业集团(以下简称“中南建筑”),在无任何手续和批文的情况下,大肆非法盗采河道内的优质鹅卵石及河砂等国有矿产资源,用于工程施工。一方面造成了国有矿产资源的流失,另一方面污染了河水水质、破坏了原始地貌,引发了系列生态问题,当地群众多次向上级多个相关部门举报,非但没有阻止他们的非法盗采行径,施工方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日夜不停地加大了盗采量,引发了当地群众的强烈不满。近日,河南法制报记者就此问题,先后三次前往当地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9月1日,记者在涧河史家湾村大桥至西环辅路高速桥河段暗访时看到,一辆大型钩机正在紧张的实施开采作业,被开采的优质鹅卵石堆积如山,一台铲车冒着黑烟,正在推出一个新的料堆。原本平整的河道被开膛破肚,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沟壑纵横交错,不规则地呈现在记者面前。记者与现场的一名工人交流时得知,一台钩机一天可开采鹅卵石200余方,最多时可开采400多方。同一河段内,另一台钩机晚上在水中作业,在水下河床中筛洗出大量的鹅卵石,半夜三更,机声隆隆,在噪音扰民的同时,将河水搅得混浊不堪,造成下游水域严重污染。

图片说明:中南建筑的钩机夜晚在河水中进行盗采作业

按每天日夜不停的开采量日均400方估算,从4月份至今,他们累积盗采鹅卵石的总量至少在5万方以上,而市场上每方鹅卵石的价格在85元左右,换句话说,中南建筑盗采了国家至少价值425万元以上之巨的自然资源。

正常情况下,施工方这样“就地取材”,需要丈量测算石方,计入材料采购成本,抵扣工程款。现实的操作情况却是,采石没有任何测算明细和相关账目显示,施工方坐收坐支、监理方形同虚设、政府河务管理部门不闻不问。9月2日,记者就此问题对洛阳市水务局电话采访时,水务局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河道治理施工单位未经批准,私自在河道内盗采砂石,我们一旦调查核实,绝对要认真履职,依法追究相关企业和个人的违法行为。”

图片说明:中南建筑的钩机日间正在进行筛取鹅卵石作业

9月3日上午,施工总包方中南建筑一位刘姓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我们这样开采和使用鹅卵石,是经洛阳市涧西区政府联席会议同意的,有会议纪要,我们可以自采自用,我们发誓,绝对不会对外卖出一颗石头。”

当记者询问起鹅卵石的计量和工程款核算的关联时,这位刘姓负责人打通了中南建筑蔡总的电话,然后向记者陈述:“我们没有计量,也没有政府的批文,但我们这样搞,也是政府同意的。”

盗采国家自然资源,居然是政府同意,显然不合常理。迷雾背后,究竟还有哪些真相呢?在记者穷追不舍的追问下,中南建筑刘姓负责人于当天晚上发来的一份“洛阳市‘四河同治’项目涧河治理工程四工区西工区场内砂砾石处理协调会《会议纪要》”。该《纪要》显示:“9月1日,涧西区涧河指挥部、洛阳市西工区住建局、白湾社区党支部、谷东村村委、公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江苏中南建筑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参与了会议。会议内容为:“为调解决四工区场内砂砾石资源处理问题,指挥部邀请西工区住建局、白湾社区党支部、谷东村村委、监理单位、施工单位各单位部门代表参加砂砾石处理协调会,达成场内‘砂砾石属于国家资源,只允许用于场内工程建设,禁止场外倒卖’等5条共识。”

明眼人不难看出,这是非法盗采的涉事企业与工程指挥部相勾结、串通,临时炮制的一张遮羞布,妄图以一纸会议纪给自身非法盗采国家巨量自然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正名,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国家《河道管理条例》、《河南省河道管理实施条例》明确规定,在河道内采砂、采石,必须由河道主管部门批准。涧河属于洛阳市级管理河道,如果未经洛阳市河务管理部门批准,无论任何组织、单位和个人,不管出于何种目的、用于什么用途,都无权在河道内开采砂石。现在中南建筑作为涧河治理的总包单位,以一个企业身份召开协调会的会议纪要,来将自己非法盗采砂石的行为合法化,显然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退一万步讲,即便由此《会议纪要》能够将非法采石合法化,那么中南建筑从4月份以来,非法开采的海量石材,又当何讲?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16年联合下发《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规定:未取得相关许可证在河道管理范围内采砂采石,情节严重的,将以非法采矿罪定罪处罚。“两高”的这一司法《解释》明确了非法采矿的定罪量刑标准,规定五类情形应被认定为“情节严重”,其中包括“开采或破坏的矿产价值在十万元至三十万元以上的;在禁采区、禁采期内采矿价值在五万元至十五万元以上的;两年内曾因非法采矿受过两次以上行政处罚,又实施非法采矿行为的;造成生态环境严重损害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对标上述条款,中南建筑在涧河段盗采的巨额价值的鹅卵石,中南建筑名下的所有参与人与谋划人,皆能以上述法条入罪判刑。

洛阳“四河同治”涧河综合治理项目,作为洛阳市委市政府主导的政府PPP项目,建设的初始目的是响应“加强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促进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这一国家战略,进行河道疏浚、控源截污、生态修复,其目的是加固河道和提升两岸生态环境,实现黄河支流两岸“水清、岸绿、路畅、惠民”的目标。从现有的实际情况来看,分明是中南建筑在打着涧河区政府的旗号,假河道治理之名,行非法盗采国家砂石资源之实。

非法盗采、破坏生态环境的事实已然存在数月之久。非法盗采的既得利益者,攫取了本属于国家和人民的资源之后,留下了一个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的山川河道,在当地众多百姓心中造成了很深的纠结。民怨沸腾之下,中南建筑居然还公开扬言,要启动内部法务力量,对如实反映问题的群众进行所谓的法律责任追究,更是嚣张至极,其心可诛!

中南建筑之所以胆敢在确凿的事实和证据面前,一直为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百般掩饰和狡辩,显然是有后台为其撑腰壮胆。当地知情人士介绍,总包企业借工程之名盗采砂石这一“挂羊头卖狗肉”的游戏,是得到了洛阳市政府主管部门行政力量的默许的。有一个例子能充分佐证这一说法,当地有一名村民,在同一河段内偷采了两车砂石,被当地相关执法部门罚款20万元,还险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9月8日,记者再次来到洛阳“四河同治”涧河段指挥部,洛阳涧西区科协主席、指挥部负责人刘寿疆避而不见。记者拔通了刘寿疆本人的手机,刘一直不予接听,后来,记者就涧河段工程盗采鹅卵石一事,给刘发送短信,让他正面回答相关问题,但直到发稿前,记者未得到任何回复。

幕后究竟有哪些利益勾结和其他见不得阳光的暗箱交易,本报将继续关注并追踪到底。


本文来源:责任编辑:陈军

版权声明:

一、凡本网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所有文字、图片等稿件,版权均属河南法制报社和平安河南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平安河南”,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二、本网未注明“来源:平安河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平安河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三、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